您的当前位置:金沙澳门官网 > 体育资讯稿件 >

刘炜评:煮酒笺花书之道

时间:2019-08-27

  阅读经典,要精研而求彻义,“所谓精读,就是不要绕着读,走不下去,就停下,不要留下障碍。字、词、句、篇,层层弄清楚”,刘炜评认为,最后需达到“通其本义,察其由来,辨其正误。” 旧时,商洛山野之地,房舍简朴,书刊贫乏,却风行以报纸棚顶贴墙,满世界大事小情、趣闻掌故,便随之挂在墙壁上。有商州小孩喜欢读报,拜亲访友,绕着墙面,看完贴墙用的报纸,未觉过瘾,便搬着凳子,放在床上,攀爬上去,引颈观看,一时成为笑谈。三四十年后,这商州小孩成了大学教授,家藏图书两万余册,整日侵染其中,便也琢磨出些许读书之道。春风乍起、春花烂漫之时,当年患有“阅读饥饿症”的西北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刘炜评教授做客“长安悦读”,与读者分享自己的读书之道:读前要控制选择、读时需精研彻义,读后得知行合一。在刘炜评看来这些读书之道,本是常识,只是疏离久了,常识也常不被人识了。 紧随其后的是五部外国作品,《圣经》《莎士比亚全集》《忏悔录》《安娜·卡列尼娜》《约翰·克里斯朵夫》。刘炜评对这五部经典依次评点:“以对古代西方世界的道德与宗教的形成和发展的影响而言,没有任何一部书超得过《圣经》。《莎士比亚全集》是人类的戏剧不动产。雨果奉之为‘舞台上的上帝’。莎氏剧作彰显了人类最具普范性的优秀品格,其戏剧结构的匠心独运,语言的生动、活泼、流畅与华赡,更让人叹为观止。莎剧汉译本众多,朱生豪先生译本最佳。法国作家卢梭自传性作品《忏悔录》的阅读意义在于,最能够唤起知识分子直面惨淡人生,知耻而后勇。《安娜·卡列尼娜》是俄国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长篇小说代表作。在人物形象的生动、情节结构的精密、心理描写的细微和文学语言的筋道方面,这部长篇小说的杰出性几乎是无与伦比的。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是一部交响乐般的叙事文学作品。中文版最早问世于1946年,译者傅雷先生,文字的精到和漂亮是罕见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刘炜评用这两句名言举例说明何为精研彻义,当年刘炜评曾在西北大学《大学语文》水平测试中出过一道题,要求补足这两句话中的略词,结果两千学生无一答对。其实答案不难,这两句充分表述应为:“天以行而健,君子以自强而不息。地以势而坤,君子以厚德而载物”。刘炜评解释说:“‘天’指由日月星辰等组成的宇宙,正如宇宙因不断运动而保持健旺状态一样,君子也必须以不断地有所作为求取生存与发展。‘势’,指姿态或趋势,‘坤’是大地或女性之象,‘坤’的总体特性是‘洼(低深)而能载(承受)’。其本义是:正如大地的姿态是‘洼’而能‘载’一样,君子也应该以宽厚的情怀对待人、事、物。这两句也传达出中上古国人的一种思维方式:人文法则出于对自然法则的观察、把握与效法。后来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说,皆循此而来。前一句‘天行健’强调的是天,是动态的,是作为主体的个人或群体应具有开拓、进取、冲荡的精神风貌,后一句‘地势坤’强调的是地、是静态的,则是作为主体的个人或群体应具备宽容、承受、接纳的人格情怀。两句互为补充,达到一种文化生态平衡。”如此彻义,让人有煮酒快饮的酣畅之感。 开列书单,本不是件讨好之事,但刘炜评觉得修文学者,光上列10种不够,又列出了次必读书目25种:《道德经》(任继愈校注本)、《诗经选》(余冠英选注本)、《楚辞选》(马茂元选注本)、《世说新语》(余嘉锡笺释本)、《文心雕龙》(周振甫注本)、《李太白集》(全集可读瞿蜕园、朱金城的校注本)、《东坡选集》(王水照选注本)、《稼轩长短句》(邓广铭笺注本)、《桃花扇》(王季思、苏寰中注释本)、《女神》《雷雨》《围城》《创业史》《红灯记》《白鹿原》《耻辱者手记》、亚里斯多德《诗学》《巴黎圣母院》《堂吉诃德》《喧哗与骚动》《月亮与六便士》《泰戈尔诗选》《静静的顿诃》《百年孤独》《变形记》。括号中举例的,是刘炜评推荐的相关导读书目,也是通读经典的“拐棍”。之所以不厌其烦将这些书目一一列出,或许有爱书者,可按图索骥,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 沿此思路,刘炜评开列出了《修文学者必读书目》的最必读者10种,前五部为中国作品,排列榜首的是儒家典籍《论语》,古人云:“帝王者,一代之帝王;孔子者,万世之帝王”。知孔子者必读《论语》。其二为《史记》,刘炜评说:“鲁迅对人对事,比较吝于好话,却称《史记》乃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可谓推崇之极。北京地铁14号线东段一站一色 分段通车考验调度。我每读《史记》时想到这两句嘉话,就不禁‘一吟泪双流’。读《史记》时,一定别忘了同时看一看《报任安书》,那可是字字血泪凝成的剖心之作。”第三是诗圣杜甫的诗集《杜工部集》,是绝妙好诗第一读本。刘炜评说:“杜甫终其一生,是个有大爱的人,精神人格之完美,古今无二。李白逊色杜甫之处,不在才气,而在人格。杜甫作品,无体不备,无体不精,杜甫可为万诗法。后世注释杜甫作品的有500多种,注释李白作品的20多种,称圣都是头一号的,比如书圣王羲之”。第四部为初版于1764年的《红楼梦》。刘炜评称其为“中国文学的航空母航”,他说:“这是一部让人不得不五体投地佩服的长篇小说。从初版至今,248年过去了,尚无任何一部中国文学作品在文学指数之高和美学气象之大上可以望其项背。从事文学创作和欣赏文学作品的人欲知何为才华横溢,何为功力深厚,何为学养到家,何为气象万千,何为美感丰盈,何为格调不俗……就必须至少通读《红楼梦》三遍以上。”第五是中国现当代最好的短篇小说集《呐喊》,鲁迅这部作品,恰如孔庆东先生所评:“以最少的文字对一个伟大国家的文化进程产生最大的影响,20世纪仅此一部。” 精研还要注重创作者的表达方式和语境,有时生活常理也助理解,刘炜评举例说:“唐代诗人贾岛因‘推敲’知名,还牵扯上了诗人韩愈,其实20年前读朱光潜的一段评论,才让我恍然大悟,朱光潜说,‘是推是敲,贾岛最清楚,回自己家是推,去别人处,自然是敲了’,那首诗名为《题李凝幽居》,当然只能是‘僧敲月下门’。”如此精研,让人体味的是种担风袖月、笺花抒怀的雅趣了,读书之道或许就深藏其中了。 匮乏与繁茂,是中国图书过去和当下两种截然不同的呈现方式,但对于读书者,其茫然度并未消减,前者是无书可读的戚戚然,后者是啥书可读的惶惶然。读书读经典,在刘炜评看来,经典总是贴着四个标签:跨行而于人类有益、有无限的可被阐释性,经历了时间和空间残酷淘汰、具有正面意义。 “师傅”是刘炜评门下研究生对其称谓,这在西北大学独一份,刘炜评说:“先生与弟子的扭接,在于学问;教师与学生的关联,在于学业;而师傅与弟子的牵涉,在于谋生。”那日下午,云淡风清,天空如洗,刘炜评在“长安悦读”三个小时的叙说,温和随意,却妙语频出,落英缤纷,让听者如沐春风,这大概也是谋生之余,读些好书的乐趣所在吧。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金沙澳门官网